内容正文

如果给你一次机会,你愿意做亿万富翁养子吗?要是我,那必须得愿意,谁会跟钱过不去?说句俗的,哪怕是百万富翁,他擦擦汗,底下的人都能捡到点碎金子,更何况是亿万富翁呢。再说了,这还不只是跟在身边,养子,那就意味着拥有继承权了。有了这道关系在,怎么着也能一辈子衣食无忧。

可是这样的好事能轮到普通人身上吗?咱是没有机会了,不过身在长沙的郑周却得了这么个从天而降的馅饼。毕竟是个富二代,郑周的前半生倒是过得滋润。可是过了三十多年后,事情出现了翻转。郑周这个养子,竟然因为家产分割的事情闹上了当地的电视台。究其原因,竟是因为养父要用200万跟他断绝关系。

面对郑周的指责和发难,郑周的养父郑直树对此那是相当愤怒,并且对外宣称他这是养了个白眼狼。亲人反目成仇,养了三十多年,就算是条狗也都养熟了,更何况这还是当儿子养。为什么昔日的父子竟然能闹到这种地步,这父子二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?两人的言论,到底谁真谁假呢?

天上掉馅饼,贫苦小孩成了富二代

早些年的时候,由于郑直树太过于操持事业,以至于他与妻子结婚多年只有一个女儿。那时候的郑直树还是一副老封建的思想,必须要有个儿子传宗接代。但是他的妻子在生育女儿的时候身体受损,就此落下了病根,没有了再次生育的能力。

正值壮年,却没有儿子,再加上手上还有一份家业需要继承,郑直树的心思就有些飘动了。如果是个负心汉,此时应该已经准备好离婚协议书,跟没有生育能力的妻子离婚再娶。但是郑直树并不是一个坏人,毕竟他们已经有了一个女儿了,夫妻二人之间也有着深厚的感情。

再说,继承家业还可以有其他的选择,比如说找一个养子。亲手养大的孩子跟亲生的又有什么区别,只要这个孩子没养歪,那就是他们的继承人。可是,郑直树却在几十年后十分后悔曾经的这个决定。

为了找一个养子,郑直树一直都在身边观察有没有合适的人选。直到85年的时候,他在湖南平江看到了一个小孩。哪一年,郑直树与妻子去湖南走亲戚,在村子中偶遇到一个小男孩。虽然小男孩衣衫破烂,但是脸却干干净净的。年纪不大,却极为机敏可爱。只是在路上这么一见,又说了几句话,看对了眼。自那天起,郑直树就在心里下了个决定,就是他了。

路上见到个小孩就要收为养子,这怎么想都有点仗势欺人的感觉。不过郑直树倒不是在仗势欺人,而是从小孩的衣着上看出,这家人的生活条件连普通都算不上,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穷困。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小孩,郑直树大概率不会有那样的心思。但是这样一个穷困人家的小孩,将其收为养子,不仅能给小孩提供更好的生活,对原生家庭来说,也能获得一些救助。

考虑到以上种种,郑直树托人去打听小男孩的家庭情况,并且发出了收为养子的请求。只是令人没想到的是,这个小男孩竟然拒绝了。

那天,郑直树带着妻子和自己的身份资产证明一起去拜访这户人家,并表达了想法。这家人原本就很意外,在得知郑直树的身份后更是惊讶不已。这样的一个企业家竟然会看上他们家的小孩。原本还有些犹豫,在看到来人准备好的各项证件后就彻底放了心。

自家都这么穷了,就算留着孩子也不能给他很好的生活。眼前的夫妇慈眉善目,家庭情况也很简单。既然人家愿意收为养子,那就让孩子去过更美满的生活吧。可是小男孩一听到这个消息,还以为是父母不要自己了。

面对突然出现的两个陌生人,小男孩心里惊恐万分。此时的他已经记事,稍微明白眼前的情况,但是他还不能理解,并且对此事表示了强烈的反抗。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,原本打算收养小孩的郑直树夫妇又犹豫了,可是小男孩的父母却不想放过这个机会。

别看这家人穷,孩子那是真没少生。既然这个孩子大了太记事,那就收养那个小的吧。最终,郑直树夫妇从这户人家收养了当时年仅一岁的郑周。可是这个郑周,却不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。

严父加慈母,竟教不出一个高中生

郑周被寄予了极大的厚望,这话并不是随便说说的,毕竟自家的企业原本是打算让这个孩子来继承,所以,如何让郑周成才成了郑直树夫妇的一大要事。

郑直树夫妇把郑周接回来后,第一时间就在村子里举办了宴席。这是在给郑周补办周岁宴,也是在给郑周立身份。毕竟在农村,老一辈人还是很看重这些东西的,再加上为了方便郑周以后的成长,这些名号上的东西也都要提前准备好。就算不是血亲,那也是过过宗庙,拜过祖宗的养子。

确定了郑周的身份,那就要好好的培养这个儿子长大了。但是郑直树太忙了,你想想,一个农村企业家,有那么大的一个场子,能有多少时间在家里管教孩子。

再加上他们农村向来都是严父慈母的组合,父亲从来都是一个扮黑脸的形象。郑直树认为,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教育郑周。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是导致郑周长歪的一个开端。

随着自家企业的迅速发展,郑周要继承的不再仅仅是一个工厂,而是一个小有规模的企业。这样的情况,郑直树便不得不加大对两个孩子的要求。但是针对两个孩子的情况不同,郑周与他的姐姐有着不一样的要求。

首先确定的是第一继承人郑周,所以对于郑周的培养,郑直树可以说是要多严厉有多严厉。一个失败的不够格的领导人是带不好一个企业的。就算这个企业再成熟,再壮大。一旦领导班子坏了,那就是从内部从基层腐朽的开始。

更何况,郑周是个男孩子,男孩子有什么资格去哭去认输。不去拼搏不去努力,还有什么底气去成家,去养育后代。但是对于女儿,郑直树只希望他能安稳长大就行。总归是要嫁出去的,拿拿分红就行了。

这样迥异的培养方式,按理说也没什么问题。毕竟有多大碗盛多少饭,郑周成才了,郑家的企业才能继续蓬勃发展。可是这一切,却让郑周怀恨在心。

在郑周的成长中,他几乎听不到来自父亲的夸奖。郑直树只会给他制定各种各样的难以完成的目标,即便他拼了全力完成任务,往往也得不到该有的称赞。他眼中的父亲,永远都是一副黑脸,嘴里没有夸奖只有无尽的指责。

郑直树不仅是在学习上严格要求郑周,在人格培养上也没落下。

郑周是他的养子,这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实。而且,郑直树也没有断绝跟郑周原生父母的联系,一直向其救助接济。不论是逢年过节,还是孩子的生日,郑直树总是会带着郑周一起跟他的原生父母相聚。连带着他的亲生兄弟姐妹,也一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。

按理说郑直树这么做应该不会把孩子养歪了才对,可是郑周却没有按照他预想中的那样成长。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不是亲生,所以心虚,事事都要跟姐姐攀比。

这么一来,郑直树的两个教育标准,在年幼的郑周看来就是不公平,就是偏心,就是嫌弃他这个养子。而郑直树带他看望亲生父母和家庭,在郑周的眼里竟然成了坏事,成了郑直树警示他养子身份的行为。

一个人的内心是有多自卑多阴暗,才会把父亲的举措往坏处想。由此可见,郑周的根子打小就有些歪了。虽然郑周顽劣不服管教,可是他们也没想到这养父子竟然还能成了仇人。

亲人变仇人,二百万断绝父子关系

18年的时候,郑周联系上了郑直树,张口就是要要钱,俩人也因此彻底闹掰。前面也说到,郑周一直对养父报以成见。但是在他的成长,郑直树也一直在努力的教养他。只不过这棵树实在是太歪了。

郑周上学期间处处跟同学攀比,心思就没放在学习上。勉强读完了初中,这个才十四岁的男孩说什么都不要继续读书了。为什么?还不是想着可以继承自家的企业嘛。郑周想得挺好,但是当时郑直树不可能就这么把工厂交给他。那样一来,这场子怕是就要倒闭了。

但是也不能放任郑周在外面野,毕竟人有点闲钱就容易出事,这郑周年纪不大,不三不四的人也没少结识。为了能把郑周放在身边管教,郑直树让郑周先进厂从基层做起。

其实很多富二代都是这样的套路,先上学再进企业。从基层做起,慢慢积累经验和人脉,了解企业内部运作情况,然后迅速爬升上去当领导人。

但是郑周这个混小子却不能理解养父的做法,又将其视为郑直树看不上他这个养子。甚至在刚进厂没多久就大肆宣扬自己是老板的儿子,不仅没有好好工作,还时常跟工厂的工人们争吵。

刚开始大家还都让一让这个黄毛小子,毕竟谁都有年轻的时候嘛。但是这小子越来越得寸进尺,说的话也越来越不中听。都是大男人,哪能容忍这么诋毁的。郑周就这样因为口舌跟工厂老员工打起来了。

郑直树得知后过来处理,全程秉公处置,虽然安抚了工厂的老员工,可是他又得罪了郑周这个小祖宗。郑周不明白什么叫稳定军心,他在乎的永远都只是眼前的一时痛快。家村企业靠的是什么,那肯定是技术啊,技师得罪完了这工厂还要不要了。工厂没了,你这个富二代不还是要去喝西北风。

这事过后,郑周说什么都不去基层学习。郑直树只好给他找关系找工作。可是郑周的秉性大家也能看出一些门道,他这样的人不论去哪都是当大爷的,让他打工?那绝不可能。

辗转多年后,郑周长成大小伙了,却依然是个无业游民,他跟郑直树之间的交流,更多的是要钱。在郑直树的帮衬下,郑周娶妻生子,买房买车,可是他依然不满足。甚至在三十岁的时候还能闹出离家出走的戏码。

这期间,郑直树也没放弃过联系他,只是郑周单方面拒绝沟通,直到17年,这个养子才终于回来了。只是没想到郑周出去闯荡了这么些年,依然没有什么成就,还是要向他要钱。并且他要钱竟是为了盖别墅养老。

这一次,郑直树真的怒了。他一个六七十的人还没想着养老呢,一个三十几岁的男的就准备躺平?这算什么事儿啊!更令郑直树寒心的是郑周的作为。他这位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竟然联系当地的调解栏目组,指控他们转移资产,歧视养子。

要知道郑直树的女儿一直都在安稳读书,大学毕业后就进了自家工厂,从基层做起。到现在,也只是担任了公司的法人,根本就没有公司的所有权。

郑周的指控纯属子虚乌有,而他这么说的原因却十分可笑,因为他不明白法人的含义,也听不进去别人的解释。

也是,一个初中毕业的人,既没有什么工作经验,也不去学习相关知识,怎么能理解这些呢,更何况郑周过于偏激,从心底就否定郑直树一家所做的一切,自然也不愿意听他们的解释。

郑周因为自己的小心眼闹腾了三十多年,这一次还把自家事闹到了太阳底下,郑直树终于忍不住了。前几年再怎么闹,那都是自家人自家事。关起门来,什么都好商量。就算孩子不成器,那也是自家的孩子。三十年都养了,也不差接下来这些年。

但是郑周这次把事情捅了出去,把他的那点小心思完完全全的暴露出来,郑直树便不打算忍了,直接要求断绝父子关系,并且支付两百万作为补偿。

结语

说句公道话,郑直树的作为真的是仁至义尽了。在郑周的成长过程中,郑直树没有溺爱,也没有放任不管,甚至连品行都放在了教育行列。在父母的行列里,郑直树夫妇可以说是在及格线之上的。

虽然有人会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,只有不会教的老师。但是放在家庭教育上来,哪会人人都是最佳父母呢。有一个正常的父母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更可况还是及格线之上的父母。

反观郑周这个人,心思狭隘,为人也不够厚道质朴。他的问题根源在于对事情的看法有问题。

有养父带来的资本却不好好利用,性格偏激狭隘,不愿用功努力却要求结果。处处以金钱为标准,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成功呢?

可能他确实能够被教育好,只是上哪给郑周找这么高素质的父母呢?别忘了,郑周的原生家庭是什么样子,他又是如何得到郑直树一家的青睐。

毫不夸张的说,郑周是把一副好棋下得稀碎。他想过得生活注定是过不上了,而他之前的生活怕是也没机会再回去了。

极速时时彩平台,极速时时彩官网,极速时时彩网址,极速时时彩下载,极速时时彩app,极速时时彩开户,极速时时彩投注,极速时时彩购彩,极速时时彩注册,极速时时彩登录,极速时时彩邀请码,极速时时彩技巧,极速时时彩手机版,极速时时彩靠谱吗,极速时时彩走势图,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极速时时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